<samp id="71u77"></samp>
    1. <span id="71u77"><output id="71u77"></output></span>
      <optgroup id="71u77"><em id="71u77"><pre id="71u77"></pre></em></optgroup>

      <optgroup id="71u77"></optgroup>

      1. <track id="71u77"><i id="71u77"></i></track>

        “ 決不放棄,死磕到底 ”

        我是拓詞創始人薛淡,如果你看到這封信,那標志著你將與我們一起見證拓詞的歷史。我想任何事物本身都沒有價值可言,是我們的投入與獲得賦予了其價值,要么時間,要么情感,要么兼而有之。

        而拓詞之于你我無疑都是一個富有價值的存在。我不知道這封信該寫什么,是分享喜悅,還是表達感謝與歉意,似乎都很蒼白,浮于表面。不如回顧分享一下我心中的拓詞吧,或許這是我們共同擁有而且即將繼續豐富的一份寶貴情感。

        拓詞 2009 年 6 月兼職啟動,2010 年 6 月網站終于發布;同年 10 月 10 日 iOS 版發布,迅速占領 App Store 教育榜第一名,這個位置一直保持了將近 4 年;2011 年 4 月用戶開始劇增,7 月三個創始人全職創業,半個月后,我兒子出生;2012 年 3 月獲得徐小平老師天使投資……

        拓詞是我創業的第一個產品,他的成長與創始團隊,尤其是與我本人創業之路完全一脈相承。有過“春風得意馬蹄疾”,也有過“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更有過“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中間的故事,以后有機會再講吧。

        2015 年 5 月,拓詞資金基本耗盡,空有近千萬用戶,無數感謝,卻還是無法實現商業化,哪怕只是養活不到十個人的團隊都很困難。在未來的方向上,創始團隊依然沒能達成一致。經過了兩年兼職,四年全職后,我正式退出了團隊。

        什么都沒有了,空有滿腦子的混亂,跑步、讀書、看電影、打坐、做飯、接送孩子……你說應該去旅游,那才符合橋段,不好意思,一身負債,一家老小。經過了幾個月的安靜,我發現自己還是最想創業,還是最喜歡做教育,于是開始了新的調研,中間還經歷老父意外骨折,又陪護了個把月。

        新的方向逐步清晰,新的合伙人也有了,這過程中我約很多朋友聊天,大部分都接受了,給了很多建議和支持,實在是感激不盡。也有極少數謝絕了,倒也可以理解,所謂患難鑒真嘛。

        同年 10 月我聯合孫健老師啟動了新項目,我認為在線教育項目必須在第一天就同時具備在線和教育兩個強大基因,不偏不倚,我代表產品技術,孫老師代表教學教研。很快獲得李開復博士創新工場天使投資,12 月 25 日“頂上英語”注冊成立,新的征程開始了。

        2016 年 7 月 21 日,當知乎、微博、QQ 和微信等所有渠道潮水般涌來詢問拓詞消息的時候,我打開拓詞,提示服務器無法連接,我搜索 App Store,果然一無所有。我的大腦也瞬間一無所有,晚上不知道怎么開車回的家,這時候我發現所謂“拿得起,放得下”,“該放棄的就要放棄”,“退一步海闊天空”,“一切都會好起來”……都是扯淡。

        2016 年 8 月 20 日,經過了一個月的掙扎,我動心要復活拓詞,建立了微信群“拓詞浴火重生”,回復了知乎問題“拓詞是否已于 2016 年 7 月 20 日倒閉?是否存在被救活的可能”。彼時的拓詞什么都沒有了,只留下一個 500G 的加密數據,不要說復活,這個數據能否順利解壓都是個巨大的問號。

        除了技術,還有資金,頂上教育的開支也很高,并沒有寬裕的資金重組拓詞團隊,而這還涉及兩家公司的十幾個利益相關方,想到任何一個溝通,我都頭疼不已。告訴技術負責人拓詞必須恢復,而他遇到的困難就不去講了,我只記得兄弟失敗 n 次后的眼神。

        帶著這一切,我決定去甘肅瓜州,參加重走玄奘之路,或許能得到點什么。結果剛到首都機場,就頭昏目眩,借了個溫度計一量,果然 39.5 度。出師未捷先發燒,真是搞笑。

        次日上午做了檢查,問題不算嚴重,跟大夫講我要去戈壁徒步四天,是否可以,他說你肯定是瘋了。家人也不同意,當然也知道拗不過的。我決定問一下上天,發現當天到敦煌還有3張票,這顯然是冥冥之中的暗示,哈哈,出發了。

        后面的四天,100 多公里發生了很多很多的故事,我推薦創業的朋友可以去走走,細節就不講了,那幾天我基本是在發燒和拉稀中交替度過的,不吃藥就發燒,吃藥就拉稀,每天晚上都要權衡一下次日的選擇,倒是一段很獨特的體驗。

        在茫茫戈壁上,我確信自己想清楚了一點,拓詞之于我就是我的另一個孩子,他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是我六年生命的一個結晶,他實際是我第一次創業的全部。除非再也沒有任何人需要他,除非完全沒有任何復活的可能,除非沒有我他也可以很好,否則我根本就不可能放棄,而經歷了離開的放棄,經歷了下架的放棄,我對放棄和堅持這兩個名詞有了切膚的手感。

        放棄的那一刻是容易的,而此后則是無盡的黑暗。堅持的那一刻是痛苦的,而此后力量會噴薄而來。我突然發現這居然是我人生的范式,那一刻,我淚流滿面。天很藍,戈壁很美。

        后面的事情大家就可以知道了,一步步談判,一家家融資,所有的事情都比預想的要艱難,幸虧我們也比預想的更小強,歸屬問題解決了,資金解決了,團隊解決了。

        當前的版本,主要是修復了 bug,清除了一部分急功近利的設計,后面會逐步恢復穩定的周期迭代,魔鬼教官已經歸來,他將更簡單,更高效,更強大。他不再是一個人在戰斗,蝸牛甚至都不再站在地上,他有了“頂上”這個長頸鹿弟弟,將站的更高,看的更遠。

        這是我和拓詞的一段故事,后面有機會會分享更多,感謝一路有你。

        偏執的人不止你一個,今日拓詞否?

        不管你目前在做什么,都大膽的去追求自己的夢想吧。決不放棄,死磕到底,這是蝸牛的基因,這是拓詞的基因,這是我們共同的基因。

        拓詞已經復活,頂上也在一路狂奔,我們也期待更多強有力的小伙伴加入或者參與,安卓程序員、產品經理、運營達人、英語高手,托福、雅思和SAT老師……

        拓詞CEO 薛淡
        2017年02月22日

        后記:2009年6月,在北郵南門的一次擼串中,zodiac向爬野山的好友薛淡和小撮提出做背單詞網站的設想,三個窮書生一拍即合…商定薛淡擔任CEO,zodiac擔任CTO,小撮擔任COO…年底一樣熱愛爬野山的patch加入,擔任CDO…所以拓詞的創始團隊有四個人,每個人都發揮過重要價值。

        后記:2009年6月,在北郵南門的一次擼串中,zodiac向爬野山的好友薛淡和小撮提出做背單詞網站的設想,三個窮書生一拍即合…商定薛淡擔任CEO,zodiac擔任CTO,小撮擔任COO…年底一樣熱愛爬野山的patch加入,擔任CDO…所以拓詞的創始團隊有四個人,每個人都發揮過重要價值。

        給我們寫留言

        謝謝你和我們分享你的想法。
        出于對相關法律法規的考慮,你的留言將在72小時后審核顯示。

        提交

        大家的留言

        加載更多

        友情鏈接

        官方微博

        拓詞微信公眾號 掃描二維碼或在微信中搜索"拓詞"

        頂上英語服務號 掃描二維碼或在微信中搜索"頂上英語服務號"

        聯系我們    400-806-8900

        加入我們    zhaopin@topschool.com

        38资源网